創創知能-趨勢力

矽谷臺灣幫的數位創業冒險Oct 11 , 2017

撰文者:吳中傑|《商業周刊》編輯採訪特稿
矽谷臺灣幫的數位創業冒險

VR市場還有前景嗎?專家預估,VR與AR在2020年產值將上看3.7兆元,相當於台積電營收4倍,同時2017年第1季全球AR與VR投資交易突破80件,年增逾60%。

直播市場有多熱?全球影片串流市場(含直播),預估2021年產值將達700億美元;以直播平台Twitch來說,有35萬名台灣的不重複使用者,每天在Twitch看直播,比花蓮縣人口還多。

兩位留著台灣血液的矽谷創業家:樊蘊明(Maureen Fan)、林士斌(Kevin Lin),分別以VR及直播平台闖出名號,《商業周刊》專程前往美國加州,專訪兩位創業家的數位創業冒險-

VOL.1 台裔女生處女作就拿艾美獎 磨出VR界皮克斯

今年,美國電視的日間艾美獎(Daytime Emmy Awards)頒獎典禮上,一隻總是瞪大眼睛、與外星侵略者鬥智的白絨絨小兔子,得到了「最佳互動」獎項。

這隻兔子,是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簡稱VR)動畫影片《Invasion!》(入侵者)的主角。牠很可能是全球身價最高的一隻兔子,背後有二十世紀福斯、美國最大有線電視網Comcast創投、香港富商李嘉誠旗下維港投資與宏達電、三星等企業的資金,共計超過新台幣九億元。

內向女孩,談卡通就變活潑
卻順從父母期望讀MBA,放棄動畫

兔子的主人,是一名台裔女性,她是VR動畫工作室Baobab Studios的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樊蘊明(Maureen Fan),國外媒體點名,她的工作室,可能成為「VR界皮克斯(Pixar)」。

「創業代表每天要解決自己不會的問題、挑戰體制,這很違反人性,需要有人分擔工作、討論,當作情緒出口。」-Maureen Fan

小檔案_樊蘊明
出生:1980年
學歷:史丹佛大學電腦科學與藝術系、哈佛大學MBA
經歷:Zynga遊戲副總裁
現職:Baobab Studios創辦人暨執行長

第一部作品,就可以得到艾美獎肯定,其實樊蘊明從沒學過VR,更沒想過當創業家。但,她卻是「矽谷台灣幫」創業精神的經典範例。

樊蘊明的父母是移民美國的第一代,對兩位白手起家的工程師而言,「職涯」是務實的求生存,而非實踐夢想。她記得,從史丹佛畢業想當動畫師時,父母問:「想走藝術這條路,妳得是第一名,才能出頭,但,妳真的是最厲害的嗎?妳是最棒的那一位嗎?」

她坦言,自己是個順從的孩子,因此迎合父母的期望。史丹佛大學畢業工作數年後,研究所申請了哈佛商學院。

頂著高學歷的光環,她在全盛時期的eBay工作;創業前,她的最後一份工作是輝煌一時的上市遊戲公司Zynga副總裁,肩負全公司四成營收,以該公司二○一二年營運顛峰來看,超過新台幣一百五十億,曾讓全球數千萬臉書用戶著魔的「開心農場」,便是她所負責的產品。

然而,對於動畫的興趣卻一直藏在她心中,樊蘊明的媽媽接受《商業周刊》採訪時回憶,她從小就喜歡看卡通、打電動,「跟娛樂有關的東西她都很喜歡,只要講到這些,她就會講很多,變得一點都不內向。」

家庭的壓力,讓她暫時打退堂鼓,但歷經十三年才投身摯愛,另一半原因,源於她理性的商業頭腦。

理性商業腦,讓她不躁進
看到VR未來,決定投身創業

就讀哈佛商學院時,樊蘊明曾去皮克斯實習,參與《玩具總動員三》的製作。貼近動畫產業後,她發現,動畫電影是過度成熟的市場,所有人爭食一塊有限的大餅。

「在動畫產業,大家想的是縮減成本,盡可能增加獲利,怎麼把動畫賣到海外,你想,一個家庭一年會看幾部動畫電影?大家要競爭有限的觀影時間,這非常殘酷。」

動畫產業的生態,不符合她喜好新事物、置身高速成長產業的性格。直到一次,偶然接觸到VR,她發現,這是能賦予動畫新生命的技術,一個她有機會跟其他人站在同一條起跑線競爭的領域。

「當我戴上VR顯示器後,即使裡面只是一片動畫場景,根本沒有東西在動,我已經覺得:夠了,這就是未來,我知道我必須要做這個!」

「我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創業家,我一直是很害羞、內向的人。」當時她環顧市場,沒有專注於VR動畫的公司,她決定:我要創業,「當時的情況是,我如果真心想做這件事,我必須自己動手,從頭開始。」

第一次創業,就能募資新台幣九億元,且創業作品一鳴驚人,得到艾美獎肯定,樊蘊明在這個生態系時代創業成功的心法,是整合過去職涯所學到的一切。

第一步:「撞球式」串聯人脈
大導演、台灣幫助陣募得九億

傳統的供應鏈,是從品牌到價值鏈最下游的零組件,層層剝削,但在生態系裡,則是各司其職,彼此幫襯,有能力整合、兜起資源者,便能成為贏家。

樊蘊明的第一層整合,是整合人脈。她除了透過過去在商學院、以及皮克斯的人脈,找來在動畫界「喊水會結凍」的共同創辦人——電影《馬達加斯加》系列導演達尼爾(Eric Darnell),以及夢工廠的製作總監卡勒(Larry Cutler)。

Baobab工作室,更可說是「矽谷台灣幫」的產物。

即使有顯赫的經歷與團隊,但因「亞洲女性」這個標籤,樊蘊明一開始募資並不順利,很多創投完全不理睬。後來,她找上YouTube創辦人陳士駿替她牽線,介紹她認識當時在宏達電任職的陳信生;陳信生又帶著她在西岸灣區的一間台灣餐廳吃飯,認識Twitch的共同創辦人林士斌;林士斌以自身經驗教導她如何理解創投的好惡,並替她引薦創投;透過陳信生的人脈,又連結到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維港投資負責人周凱旋等。

就像撞球一樣,透過「台灣人」這層關係,撞出一個又一個的人脈,連成一張網,讓樊蘊明順利募到總計超過新台幣九億元資金。

第二步:把經驗變成資產
13年工作歷練,都成為創業養分

讓樊蘊明創業成功的第二層整合,則是整合她過去職涯的每一分學習。

先前雖然繞了十三年彎路,但蜿蜒的路途,卻成為她創業的養分,「當我決定創業後,所有我這輩子做過的事,彷彿都連起來了!」

在eBay時,她曾輪調介面設計、使用者經驗研究與產品策略等四個職位,並頻繁出差英國、日本、中國與台灣,為商業歷練打底。

到了Zynga,她則學會凡事看數字的實證管理。

網路遊戲是很在乎使用者回饋的產業,在Zynga時,每天,樊蘊明要解讀玩家的各式統計數據,做為遊戲下次更新的依據。這也讓她即使非專業動畫師出身,卻能在技術導向、新興的VR動畫領域,持續帶領團隊前進。因為她懂得透過焦點團體訪談、解讀每一次短片上線後的數據,帶著團隊回頭修正內容,因此第一部作品《Invasion!》便能獲得獎項肯定。

但更重要的,是她學會為自己挺身發聲,「在Zynga的那段經歷,讓我有成為一個創業家的可能。」

第三步:勇敢要求更多資源
想要改變事情,就要主動爭取

樊蘊明解釋,在矽谷,特別是遊戲產業,是男性主導的世界,「每天大家都在辦公室吼來吼去,」她半開玩笑的說。身為亞洲女性,她被期待要乖巧、順從,表現得無侵略性,但這往往跟身為領導者的特質背道而馳。「身為創業者,你要隨時都像在對人說:嘿,看看我!我好棒!我好有自信!這跟我的內在其實很衝突。」

一次,《開心農場二》上線後,取得空前的成功,她的主管要她寫信給大老闆,要求更多資源、要求升遷。這對樊蘊明而言就像震撼教育,但也從此改變她的態度。

「這之後我學會了,女性在商場上,要主動爭取妳想要的,如果妳不爭,就不會得到。妳必須決定,妳想討人喜歡,還是想獲得人敬重,後來我選擇受人敬重,很多人也許不喜歡我,但沒關係,我知道自己有影響力,可以改變事情,這更重要。」

整合了實證管理、運籌帷幄的能力,加上勇於為自己挺身發聲的心態,讓樊蘊明即使非專業動畫背景出身,也能跟另兩位在動畫界皆有超過二十年經歷的共同創辦人平起平坐,籌畫出VR動畫界的新星。

樊蘊明的投資人、Presence Capital合夥人陳信生笑稱,她就像是「虎媽」CEO,雖然嚴格、要求很高,但一切都是為了讓公司的發展能更上層樓。同時出身商學院,也讓她懂得控管成本,目前公司每年支出不到新台幣一億五千萬元,能應對暫時冷卻的VR市場。

製作VR動畫與特效的夢想動畫創辦人林家齊觀察,雖然目前VR消費市場有一波修正,但商用市場仍將蓬勃發展,「就像阿凡達問世,有示範效果後,3D電影才蓬勃,我覺得現在大家也在等VR電影界的阿凡達出現。」

VR市場在歷經去年的瘋狂投資期後,今年已開始冷卻下來,樊蘊明也坦承,目前還在探索VR動畫的商業模式,但已經有好萊塢公司向她買下《Invasion!》的版權,預計改編成傳統動畫電影,而目前她的第二部動畫,更邀來美國著名歌手約翰傳奇(John Legend)配音,並參與製作,引起各界注目。

「我相信動畫能讓一個人體會到最純粹的美好,進而去追夢,」在商學院與網路產業走過一圈後,樊蘊明希望,在VR時代,能讓每一個人都能感受到動畫的美好。

VOL.2 直播打電動養出一億鐵粉 32歲讓亞馬遜300億搶親

網路電商之王亞馬遜,一個月前,砸下一百三十七億美元買下美國有機食品通路全食(Whole Foods),震撼了美國零售業。

亞馬遜每進入一個領域,幾乎都會帶來天翻地覆的改變,而什麼都賣的亞馬遜,為什麼要在三年前花九億七千萬美元(約合新台幣兩百九十五億),買下一個「不賣任何東西」的電競直播平台Twitch?

亞馬遜執行長貝佐斯(Jeff Bazos)曾對此表示,「播放和觀看遊戲玩法正成為一種全球性的現象。Twitch平台每月有數以千萬計的用戶觀看數十億分鐘的遊戲視頻。」

耶魯高材生,卻對未來茫然
誤打誤撞加入直播團隊,開啟商業魂

如今,亞馬遜的算盤在今年已經慢慢揭曉,今年起,Twitch在平台上開始直播電視節目與劇集,被視為是為未來播放亞馬遜自製影視內容試水溫。而因應Twitch未來得乘載更多業務內容,四月初,亞馬遜也已替前者買下更多網站域名,現在連上Twitch.com也會跳接至「Twitch.tv」。

Twitch成為亞馬遜進入網飛、YouTube地盤的利器,這個全球第一大電競直播平台,熱門的直播主開實況時,能吸引超過二十四萬人同時在線觀看,比台灣九成五以上的電視節目收視人口還多。

這個培養出超過一億名、平均年齡僅二十六歲的年輕鐵粉的直播平台,其實是來自一個台裔耶魯大學畢業生的人生自我聚焦之路。

他,是畢業自耶魯大學生態與演化生物學系的林士斌(Kevin Lin),大學畢業後對未來沒有太多想法。雖畢業於名校,第一份工作,卻是在活動公關公司擔任約聘職,後來曾在飲料公司當過送貨員、管理倉庫,「當時每天早上五點上班、下午三點下班,最大的好處是身材變得很好,因為要扛很重的箱子,」他自我解嘲。

在幾份工作間晃蕩四年多,二○○八年,林士斌的大學友人、也是Twitch前身「Justin TV」執行長賽爾貝(Michael Seibel)找上門,希望他能協助僅有六、七人的初創團隊募資。

他抱著姑且一試的想法,運用自己在數學、Excel運算的長處,及大學時學過的模型演算,竟成功幫團隊募得A輪八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二億四千萬元)資金。他發現,自己也許有商業頭腦,於是正式加入團隊,擔任營運長,人生從此專注於直播平台。

「聚焦,是非常有價值的事!聚焦不代表走向褊狹,代表你知道客戶是誰、市場在哪裡,你所做的事情都是為了他們,確保你沒有分心。」-Kevin Lin

小檔案_林士斌
年齡:35歲
學歷:耶魯大學生態與演化生物學系
經歷:動物園管理員、飲品公司業務經理
現職:Twitch營運長暨共同創辦人

當公司什麼都做,熱情不見了……
重新聚焦,從自己的興趣出發

當時,Justin TV就如今日多數直播平台,千奇百怪、什麼內容都有,並無深耕特定領域。雖然成長快速,上線第一年就超過百萬名用戶,明顯高於對手。但很快的,也因通吃的策略,面臨挑戰。

林士斌加入團隊一年多,內部便因經營策略缺乏焦點、未來藍圖模糊,而軍心渙散。「當時我們對這公司已經沒有興奮的感覺,我們自己不開直播,也不看裡面的內容……,我想我們就是感覺無聊了,而對創業者來說,無趣是最糟糕的,對吧?」

於是,林士斌和其他合夥人決定聚焦,替Justin TV找新出路。但到底該聚往哪個焦點?他們決定從自己的興趣出發。

林士斌一夥人最大的興趣,就是打電動,「我們總是一起打電動,白天玩《快打旋風》、晚上玩《星海爭霸》。」但只有興趣還不夠,他們也做了詳細的調查。

「他非常熱愛電競這個產業,只要能有助於電競的生態系發展,他幾乎什麼事情都願意做,」林士斌好友、VR動畫工作室Baobab Studios執行長樊蘊明觀察。

當時,各個直播平台開始有直播主分享電玩實況,加上調查,每個月約有兩億五千萬人在YouTube上看遊戲相關影片,相對Justin TV每月八千萬到一億的獨立到訪人次,這是個規模更大、且有潛力的市場,於是林士斌等人決定:電玩,是公司未來的焦點,成立獨立品牌Twitch,他成為Twitch共同創辦人暨營運長。

但聚焦二字,聽來簡單,實際執行起來卻不容易。

「怎麼會有人願意花錢看人打電動?」當時,電競市場不如今日蓬勃,就連現在稱霸全球的電競遊戲《英雄聯盟》也只是一款發表不到一年的新遊戲,未颳起旋風。「多數的創投都拒絕我們,他們無法理解(電競直播)這樣的產品。」他回憶。

當時,他至少聯繫超過六十位創投,一個個親自寄信、打電話,並飛到美國各處與創投會面。努力超過一年,終於等到一位相對年輕、不到三十歲的創投願意投資他們,並引薦其他對電競友善的資金挹注,終於讓林士斌為Twitch募到一千一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三億三千萬元),站穩第一步。

抵抗擴張的誘惑,不衝多角化
守住核心,比YouTube更能黏住用戶

聚焦的第二個挑戰,則是得抗拒「成長」的誘惑。

對一個網路平台而言,衝高使用者數、擴大流量,是最容易讓平台生存、茁壯的方法。因此當Twitch站穩第一步後,內部常出現為了快速成長,而提出的新點子,例如:「我們來開始做音樂吧、我們來開始做體育吧!」等多角化的聲音。

林士斌表示,這時得清楚自己的核心客群是誰、核心服務是什麼,適時踩煞車,「我會說,嘿,我們還是得聚焦在遊戲上,我們還沒做到最好,還有很多成長潛力,不需要一次做完所有的事。」

對當時最大視頻平台YouTube來說,電競直播絲毫沒有技術門檻,該平台於二○一一年也推出直播服務,但差別在於,YouTube是頭每月到訪人次逾十億人的巨獸,無法深耕單一社群,沒辦法像Twitch一樣,培養出相對年輕、黏著度高的小眾鐵粉。林士斌等人數年前不被看好的聚焦與創意,反而成為突破市場先行者防線的力量,讓YouTube與亞馬遜都想買下它。

雖然聚焦,是Twitch一路以來成功的心法,但點開Twitch網站,該平台已於二○一五年底,推出「創意」類別,讓直播主分享畫畫、唱歌等創作,更於去年底推出生活類直播,讓直播主聊天、煮菜、跳舞。

鞏固核心社群,創生活類節目
符合客戶期待,他就會掏錢消費

Up直播執行長葉冠義觀察,近兩年全球直播平台競爭白熱化,各平台都得找新方法增加營收,擴大影響力。而電玩玩家雖然黏著度高,但付費金額未必比生活類觀眾高,「從大陸可以看到,原本專注遊戲的平台『鬥魚』、『熊貓』、都開始做生活類(直播),遊戲直播帶用戶進來,但生活類直播可以讓他們再消費一次。」

Twitch近來多元化的發展,難道不怕失焦,走回Justin TV的老路嗎?

林士斌強調,重點是鞏固核心社群。他舉例,例如平台上雖有彩妝直播,但許多是教人化漫畫人物彩妝、卡通身體彩繪,「不管如何,內容還是要符合核心社群的期待,我們稱『迷弟、迷妹(fan boys and fan girls)』的這些人,去設想,這群人在電玩外,可能會對什麼事有熱忱?」

雖然直播平台的淘汰賽已開始,但根據市調機構Markets and Markets估計,包括直播的全球影片串流市場,年產值將在四年後增至七百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二兆二千億元),年均複合成長率一八%,仍是含金量極高的網路服務行業。

因此三年前,不只亞馬遜,幾乎所有檯面上的大型網路服務商,都曾有意投資或購併他們。最後Twitch選擇與亞馬遜結親,是因彼此不論在使用者年齡層、社群、和提供的服務上都能互補,被購併後能維持獨立自主。

林士斌說,加入亞馬遜最大的改變,大概是他們每年至少跟貝佐斯見一次面,從他身上,學到亞馬遜最著名的「六頁提案法」(將一個創意用六頁說明清楚),「我們現在也把這制度導入公司,鼓勵員工用這方法提案。」

從未能當上獸醫、開著卡車為飲料廠送貨的迷惘青年,到掌管上億用戶的直播王國,創業六年的林士斌說:「學會聚焦,是真的非常有價值的事。」

使用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