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創世界

創創圈觀察VOL.193|中國信託刷臉贏騰訊的秘密 用AI盟主領導武林Oct 03 , 2019

撰文者:大學堂小編(本篇文章摘自:《商業周刊》第 1665 期,作者:蔡靚萱)
創創圈觀察VOL.193|中國信託刷臉贏騰訊的秘密 用AI盟主領導武林

當你與AI專業的人共事時,怎樣帶隊才高明?

九月下旬,中國信託南港總行啟用了AI臉部辨識ATM,可以藉此辨別提款者的表情,看到他是否可能因被詐騙,而在緊張提款。

今年七月,全球規模最大、最權威的認證,由美國聯邦調查局及國土安全部出資,美國國家標準局(NIST)負責的人臉辨識評比。發布全球評比榜單,首度出現了一家金融業者:中國信託。

新進榜的中信,在主要評比項目——證件照人臉配對,誤認率(編按:把張三誤當成李四)低於百萬分之一時,配對失敗率(編按:沒把李四認出是李四)只有二.五%,打敗了大半參與評比的科技業者,包括中國獨角獸比特大陸、韓國最大通訊軟體Kakao等實力堅強的對手。

在另一個刷臉國際測試評比LFW(Labeled Faces in the Wild),中信也贏過騰訊、百度等中國大廠。

比起銀行同業大多向科技業者外購AI技術,中信這家五十三歲的老銀行,選擇自己組隊,發展新科技。

金融腦到底是如何管理科技人?中信銀行全球風險總管理處資深副總經理王俊權,金融背景,是研發中心的主帥,中信金技術長賈景光,則是科技業出身, 他們跟我們分享了「AI江湖」的眉角。

改環境》
每個面試都問能不穿西裝嗎?
索性為這72人淮許全行穿牛仔褲上班

「這些宅男們每一個來面試時,都問:我能不能不穿西裝,穿牛仔褲?」王俊權回憶,如果答案是不行,應徵者當場就表示不來了。

中信鎖定徵求的,是人工智慧界十年以上經驗,市場上最稀缺的武林高手。為了求才,該部門獲准不須穿西裝,甚至,今年農曆年過後,中信索性放寬全金控規定,只要不是櫃台第一線接待客戶的行員,當天沒有重要會議的員工,都可以穿牛仔褲、T恤上班。

賈景光分析,全行都放寬,才讓宅男們不覺得自己很突兀。

兩萬多人的規則,竟可以因這七十二人改變。

王俊權說,團隊一開始成軍時,就由中信原IT團隊培訓調任部分人力,以慢慢同化外來的高手,幫助他們融入文化,部門也採「混合DNA」,在科技人中混合編入金融人,讓大家習慣對話。

王俊權坦言,科技人的各種眉眉角角,自己還沒全搞懂,「你如果來我們辦公室⋯⋯,」他頓了頓說,宅男們常會帶些奇怪的東西來上班。比如「這種天氣(夏天)戴著毛帽。」大概在AI武林裡,這就跟大俠總會佩把劍,是一樣的道理。

面試過數百名專才後,王俊權發現,高手願意效力的共同原因,是想做可實際應用的AI,「他們想來試試,金融業的數據能不能讓他實現這個夢想。」

選對題》
找出高手肯效力原因
以免他們一腔激情老撞牆

現在,正是AI從學術研究步入產業應用的關鍵期,大家非常介意開發的技術能否真正上線。一位大型金控的技術副總經理就曾對記者透露,花了很大力氣挖來的技術人才,因為金管會開放金融科技速度太慢,專案總是僅止於實驗,一個個失望離職,不到一年就走了大半。

為了不讓激情撞上法規大牆,中信在組建AI團隊之初,選題就專注在不涉及修法的領域,例如,做反洗錢資訊自動判讀系統,在第一線就幫行員把關可疑金錢往來,以在開發後快速上線。

選對題,大家的解題速度就快。近期,AI團隊要為中信的保險業務,開發醫療診斷書AI判讀技術,用於加快理賠速度。下午六點團隊開完會,晚上七點分群組討論分工完畢,九點高手們就一一回報蒐集到的醫療語料(含語句、文章),一口氣將資料量衝上十多萬筆。

「突然之間,我們的語料變得非常充足。接下來,只剩下怎麼用AI技術去把專案完成。」王俊權說,科技人才用熱情驅動創新,熬夜也樂此不疲,連帶影響了金融人的速度。

今日,該團隊保持著離職率只有個位數的低流動率,規模更擴充到七十二人,在台灣企業界數一數二。

在高科技的世界裡,一個好人才,抵得過十人,因此,管理的方式自然得不同。

用高手》
由隱形領袖帶領他們
分工、畫架構適才適所,眾人都服氣

比如,團隊中,有個大家公認的「天才小程式手」,他兩個小時寫完的程式,別人可能要寫三個月。每次他快速完成任務後,就在辦公室「講幹話」(編按:講沒意義的話),看起來不時在閒晃,產能卻極高。

中信挑戰NIST人臉辨識測試,也是由一個剛過試用期的天才型員工,在很短的時間就完成。

「怎麼去衡量RD(研發人員)?難道說每天坐在電腦前面,就是在工作嗎?」王俊權說,當找對高手,能力與貢獻,絕對不是用時間或是程式行數可計算出來的,「我真的體會到,什麼叫科技業。」

至於什麼樣的人,才能讓這群各懷絕技的宅男們乖乖聽話?不是王俊權,也不是賈景光,而是能讓各大門派都服氣的「武林盟主」。

AI團隊中,一位由科技業延攬、具有創業經驗的副總經理級博士,就扮演了這個角色。他為中信重點專案「智能行員」進行分工的過程,讓高層們大開眼界。

從王俊權手上接下任務後,這位博士只花三個小時畫出專案框架,團隊成員一一領到任務,就埋頭苦幹去了。王俊權還記得,當時看得一頭霧水,蹭到一個年輕成員的桌邊問:「你可不可以一個禮拜給我?」沒想到,答案卻是要花兩個月,他納悶:「那為什麼博士才花三個鐘頭?」

原來,這位博士擅長骨架,別人要花好幾天,他三個鐘頭就解決,他也很清楚誰擅長開發程式,誰又特別擅長程式中的架構部分,早就被拱成精神領袖,分派任務讓所有人適才適所、心服口服。

工作時程到底給三小時還是兩個月?什麼才是合理的任務分派與績效考核?這些「眉角」,不是非科技背景的主管們,能輕易掌握的。「科技人的技術能力,來自於科技的Leadership(領導)。」賈景光的心得是:在管理上不妨直接依賴宅男中的菁英,這位人選不只專業能服人,帶得住人更關鍵。

分對工》
外部已有成熟產品就不做
想清楚戰略,將研發資源用在關鍵上

雖然自家人臉辨識技術高超,但中信甫上線的智能ATM刷臉提款功能,早在AI團隊成軍前,就決定採用日商恩益禧(NEC)的辨識技術。賈景光還記得,團隊成員陸續報到後,因為技術能力強,出現了與合作廠商PK的心態。

「我們的技術又沒輸,為什麼要用外部技術?」團隊剛成立的三、四個月,這個不滿感開始蔓延。於是,中信在高階主管會議上明確定調:AI研發資源很稀有,外面已有的成熟產品,不必自行研發,賈景光解釋,這是為了把研發能量用在自家獨特的關鍵領域上,才能產生綜效。例如,中信將NIST認證的刷臉技術,改開發成外部廠商未提供的提款人情緒判讀功能:提款人是否拿著手機講話神情緊張?是否戴口罩、賊頭賊腦很怕被監視器拍到?成了這波金融機構刷臉大賽中的獨家功能。

「這是很重要的AI管理議題,」他說,要想清自家研發技術的應用戰略,否則什麼都要自己來,就是五十人變五百人,難道中信想取代NEC、取代Google?這麼做不見得有效率,還會讓外部合作對象有戒心,失去了合作機會。

王俊權說,未來金融是「Any time,any where」(任何時間地點)都需要,接下來,他們還想用AI幫銀行進行智能招募,或從客戶的穿著打扮預測投資偏好,這將繼續考驗著金融人與AI阿宅的合作默契。

使用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