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創世界

創創圈觀察VOL.185|黑面蔡vs.莫凡彼舵手 空杯哲學拜師記Sep 05 , 2019

撰文者:大學堂小編(本篇文章摘自:《商業周刊》第 1611 期,作者:呂晏慈)
創創圈觀察VOL.185|黑面蔡vs.莫凡彼舵手 空杯哲學拜師記

黑面蔡賠7,000萬 習得空杯哲學

「未來領導人的一項特質,正是慧眼看出能改造自己生命的導師,並請他來幫助自己。」領導學之父華倫.班尼斯(Warren Bennis)曾如此詮釋學習領導的過程,這段話在教師節前夕看來,別具意義。

經營「黑面蔡」品牌的台灣銘物執行長林聖豪,四十九歲,工作了二十六年,他曾像許多上班族一樣,面臨低潮、轉行與創業失敗。不同的是,他懂得找尋良師,藉由其點化,獲得解決問題的新能力。

他的戰略導師,是莫凡彼餐飲集團董事長方子雄,七十二歲的他,第一個老闆是經營之神王永慶,跟最久的則是已故中信集團掌門人辜濂松,在擔任中信集團執行副總經理期間,除協助集團開創新事業,也曾出任華信航空副總經理等職務,雖快五十歲才創業,但目前已是年營收逾二十億元的餐飲集團領導人,除代理進口冰淇淋品牌,也在中國開出近八十家室內兒童主題樂園。

「比自己更有高度的戰略指導者,可以讓你在面對抉擇時,看得更遠、更清楚,最重要的是避開經營陷阱。」這是林聖豪從這位他口中的「方老師」身上,獲得金錢無法計算的寶貴學習。

倒空自己、面對挫折
空杯心態重回校園學習

可是,對許多企業經營者來說,最難的是承認自己不足、低頭向他人請教。做為過來人,林聖豪的心得是,想覓得如此戰略導師,關鍵的第一步是讓自己歸零,保持「空杯」的學習心態。

有這樣深刻體悟,來自他數度面臨事業低潮的慘痛教訓。原來,他三十七歲創業,在台北天母開有機食品店,投資近三百萬全賠光,是前一份工作超過一年的薪水,「當時沒有戰略導師,只是覺得有機產業可能不錯,卻不曉得市場很小眾,不足以支撐一個品牌營運。」林聖豪回憶。

後來,他出任台灣銘物執行長,搭上二○○八年消費市場的復古風潮,改造老牌楊桃汁品牌黑面蔡,初期前半年暴紅,在全台迅速展出三十多家加盟店,但嘗鮮熱潮過後,卻在兩年內通通收攤,當時虧損將近七千萬元,是公司資本額三千萬元的兩倍有餘。

「那時候每天都很絕望,但同時,也想找讓自己歸零的方法。」他說,面對挫折有兩條路,一條是去酒館,一條是去教室,兩個方法都可以轉移注意力,可是喝完酒回來,還是得面對問題,但學習之後,至少還能多一份文憑。

剛好,二○一二年淡江大學EMBA降低入學門檻,他選擇重新走回教室,尋找失敗的原因。淡江大學企管系副教授李月華回憶,當時林聖豪上課都坐第一排,也常跟餐飲界的同學們討論市場環境,還把黑面蔡品牌轉型過程寫成論文。

以前的他,有衝勁、敢冒險,卻因未能放慢腳步、誤判情勢。但挫折和低潮,反倒讓他開始將杯內的水慢慢倒空,懂得空無以求全的道理。

參加社團、尋覓前輩
找對戰略老師補己之短

倒空水之後,又該如何才能找到對的人向內注水呢?

林聖豪的方法是,參加社團活動認識前輩,尋找自己的戰略導師。三年多前,他在行銷傳播經理人協會一場講座上,認識了方子雄。

「找導師很重要的原則,是尋找有失敗經驗的業師。」林聖豪解釋,唯有重摔過的領導者,方能知道換位思考,教人從低谷中奮起再戰的方法。

方子雄在中信集團最後十年,負責接手整頓新事業體,有時同時身兼兩、三個事業體總經理。了解如何讓企業走出撞牆期,兩人一拍即合。

當時,他已啟動黑面蔡第二度品牌活化工程,因從論文研究中發現,知名度不等於品牌力,年長世代對黑面蔡的記憶不會轉化為消費,因此選擇把品牌「時尚化」,成功攻入粉領族的市場,年營收從三千多萬增加一倍,到六千多萬。 方子雄從旁觀察,林聖豪常有新點子、執行力強,這是他的優勢,但做決策時,偶爾還是會因經驗不足被局限。

「有一次我拿新店型的想法請教方董,問一些很細節的東西,像是路線、裝潢之類的,結果卻被他一句『為什麼要開這間店?』問倒。」林聖豪回憶,這才發現自己太專注在戰術,反而忽略了戰略,暴露出沒有思考定位就往前衝的經營盲點,「方董一語道破,原來我缺乏戰略這方面的引導。」他說。 於是林聖豪決定反過來,把方子雄視為戰略導師,而不是戰術老師。

「其實,經營企業跟人一樣,都會有自己的創造性、自主性和局限性。」方子雄說,術業有專攻,必須了解自己不足處,才有可能截長補短,例如,知道自己創造力較弱,就必須找有衝勁,而不只是慎謀的老師。林聖豪過去無財務背景,當黑面蔡欲擴大發展,或評估尋求外部資金挹注時,自己過去在大型集團的工作歷練,正好可以派上用場幫到他。

求教不能只「聊天」
擬提綱、攤財報,打動導師

最後一關是,知道自己需要的導師類型後,還要讓對方願意點頭並傾囊相授。

「身為多個公協會創辦人,常遇到各式各樣想『聊天』的朋友,」方子雄坦言,有些人的問題,一聽就知道是閒聊、沒有經過思考,他也不會認真回答,但林聖豪卻總是能讓人感覺到他的用心。這是他願意撥空,跟這個和自己小孩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定期吃飯聊天的原因。

例如,一場兩小時的飯局,林聖豪至少會提前一個禮拜準備,擬定問題大綱、製作簡報檔案,帶著影印好的文件登門拜訪。甚至,為了彌補自己在財務背景上的不足,他還把自家財報攤開來給方子雄看,請其指出經營思考的漏洞。

方子雄補充,這些問題不是隨便訂就好,若老是拿雞毛蒜皮的小事來請教,反而會有反效果;有些時候,他也不是有問必答,「一個好的顧問未必總是一直講,適時閉嘴也很重要。」

比如林聖豪曾經想開新品牌專賣刈包,方子雄警告他,一般人對刈包這類小吃的印象,是平價便宜,很難賣高價,但因開店計畫已啟動,林聖豪最後仍決定執行。果不其然,不到一年後該品牌宣告失敗,賠了近五百萬。

「自己摔過一次才會知道,該怎麼爬起來,」林聖豪回想,以前有什麼新想法、覺得什麼東西好做,就會趕快執行,後來跟方董討論才慢慢體會到,多品牌策略下,每做一個品牌耗費的精神和精力,風險往往更大。

方子雄也提醒他,經營新品牌,必須先想到既有品牌的DNA,兩者相互結合才會有成效。因此,後來黑面蔡又嘗試賣起滷味,結合在地食材、輕食的概念,與其目標客群一致,很受粉領族歡迎。

林聖豪懂得抱著空杯心態,且先做足準備再上門求教,讓方子雄願意傾囊相授,成為爬到巨人肩膀上,看得更高、更遠的企業領導人。這意味的不只是當杯子先有空間,源源不絕的新活水才能倒進來,更說明,唯有當學生做好準備,老師自然就會出現的道理。

使用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