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創世界

創創圈觀察VOL.74|Line Pay 街口支付 鹿死誰手?(上)May 03 , 2018

撰文者:湖水綠小編(本篇文章摘自:《商業周刊》第1585期,作者:李欣宜、王姿琳)
創創圈觀察VOL.74|Line Pay 街口支付 鹿死誰手?(上)

這是一場億元起跳的補貼大戰,從二○一五年殺到現在,今年將決勝負。原本鴨子划水的商戰,在今年農曆除夕夜,突然白熱化,急速升溫。發動突襲的,是街口支付。

行動支付進入大爆發期
45分鐘撒百萬個紅包,戰況突白熱化

「張鈞甯發紅包,掃碼拿紅包。」街口支付在二月十五日除夕夜晚上十點發起紅包活動,四十五分鐘內發出破百萬個紅包,春節期間發出上億個紅包,平均每秒有一千二百多筆交易。街口幣一元抵現金一元的設計,從四大超商、百貨公司到夜市都能用,街口光是這一場,就補貼用戶至少一億元。

這個奇招,讓街口短短一個月內,收割三十萬個綁定街口支付App的銀行帳戶,用戶數暴增為八十萬人。

另一主角是Line,前年底聯手中信推Line Pay聯名卡,三%回饋加上可同時用於線上和線下五萬多個通路的Line Points,一點折一元,折抵無上限,讓Line Pay衝出二百六十萬會員,以一千億刷卡金額計,去年Line Pay至少對消費者撒三十億補貼。

為了搶下消費者手機錢包中的關鍵位子,除了Line Pay和街口,歐付寶今年過年也砸下等值新臺幣三億元的獎品和點數,遠傳旗下的Friday錢包則送出上萬個紅包,各玩家卯足了勁,要消滅消費者口袋裡的現金。

兩年後將鬥到剩三、五家
外來Line Pay和本土街口,最有看頭

這場混戰,國內有超過二十多家業者參與其中,從遊戲、電商、銀行到超商都不敢錯過,如今,臺灣二千三百萬人口,估計每十人至少一人是行動支付的用戶。

國內去年國民消費總額十一兆四千億元,以此計算,目前臺灣電子支付(含信用卡、電子票證、行動支付)的比率是三八%,政府喊話要在二○二五年提升到九○%,中間至少有逾六兆的成長空間。目前行動支付占比雖仍低,占總體消費不到一%,成長空間卻遠比信用卡和現金大。

以往,國內行動支付市場像是春秋戰國時期,百家爭鳴,沒有明顯的領導者,但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MIC)資深產業分析師胡自立認為,現在「國內行動支付市場進入淘汰賽及區隔戰階段。」

他推估,目前市場上超過二十種行動支付方案,近九五%的用戶只會選擇一到三款方案使用,到二○二○年,只會剩三到五家。

誰最有冠軍相?根據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去年底的調查,用戶最常使用的行動支付方案前三名,分別是Line Pay、Apple Pay和街口支付。

Apple Pay雖然認知度高,但只是綁定信用卡,把手機變成信用卡,並無在地化策略或創新,雖有iPhone的硬體優勢,但業界大多認為,Line和街口反而是這場支付戰中,更有看頭的兩名玩家。

街口奇襲》在Line、臉書宣傳紅包
進場較晚,卻靠一夜突擊進逼對手

Line Pay像是天龍,從空中撒下天羅地網,合縱連橫,聯手銀行撒補貼,手握一千九百萬Line用戶,從社群平臺出發做到支付,讓Line像是中國的微信支付。而街口像是地虎,從地面打游擊戰,小步快跑,插旗夜市、手搖飲店,自比臺版支付寶,要從支付做成平臺。

一土一洋,都是為了要圈地建生態圈,透過支付嫁接消費者的錢包數據,布局未來的數位金融大餅。

這場戰役,其實在兩年多前已經開跑。二○一五年,政府通過《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上市公司如遊戲橘子、歐買尬、網路家庭紛紛加入行動支付戰爭,歐付寶和Pi行動錢包專攻停車費和水電帳單繳納,先後祭出停車費打折等優惠。

去年,又有國際玩家如Apple Pay、Samsung Pay和Google Pay聯手銀行信用卡,加入戰場,一舉刺激國內行動支付交易額突破百億。

而街口,今年一月才取得電子支付執照,進場最晚,背後沒上市公司撐腰,而且相較於Line有二百六十萬用戶,街口只有八十萬用戶,雙方戰力不成比例,為什麼戰得起來?「街口這次把紅包活動做大,確實有影響力。」一位銀行數位金融主管說。

這一夜的紅包,街口備戰半年,背後靈魂人物就是街口支付執行長胡亦嘉。

「我讓發紅包可以更多樣化,它變成一個連結放在Line的群組,人家可以連;在臉書上面,人家也可以上去領,等於是讓紅包在很多地方出現。」胡亦嘉接受本刊專訪時,分析這場紅包大戰,除了補貼,還把Line當作宣傳街口紅包的管道之一。

(下篇明天待續)

本篇文章摘自:《商業周刊》第1585期,作者:李欣宜、王姿琳

使用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