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創世界

創創圈觀察VOL.28|父子二代聯攻 抓住龐克教母眼球Jul 28 , 2017

撰文者:湖水綠小編
創創圈觀察VOL.28|父子二代聯攻 抓住龐克教母眼球

人家說紡織業十幾年都在谷底,誰要創業?
但冷門的生意,可以把別人的小單做成我們的大單! ~496董事長 江契吾

面對整體市場的衰退,一家創立五年、成員僅五人的超小型公司,卻找到了破口,繞過成衣廠與進口商,直接飛出國向品牌提案,最終還拿下Vivienne Westwood、Paul Smith、Anna Sui等一線精品的訂單。

這家打破遊戲規則的公司,是496國際貿易(496 Fabric Lab)。

小檔案_496國際貿易
成立:2012年
董事長:江契吾
創辦人:江立偉
生產總監:蘇偉昭
主要商品:提花牛仔布
成績單:2016年營業額約1,200萬元

496設計感十足的官網上,不見任何中文字,幾乎教人認不出是間台灣公司。走進位於共同商辦空間內不到五坪的辦公室,架上一匹匹風格強烈的牛仔布,看似融合了潑墨、渲染、刷破等各種後加工技法,唯有伸手觸摸,才會發現他們全是一體成型──這,正是496的核心商品「提花牛仔」,改用提花機織造牛仔布,在產出布料的同時,就織出凹凸立體感的後加工效果。

一位熟悉歐洲市場的資深市場開發人員透露:「例如這幾年的阿姆斯特丹Kingpins牛仔精華展,很多歐洲高端品牌都是衝著496來看台灣攤位,看完就直接走了。」

什麼樣的團隊,會把南轅北轍的「提花」和「牛仔」放在一起?答案更令人意外,竟是老中青三代的組合。二○一二年,當時剛關閉提花廠的六十五歲老董江契吾,他的兒子、從米蘭學成歸國的三十一歲採購江立偉,以及管理產線多年的五十三歲副廠長蘇偉昭,決定組隊專攻提花牛仔市場。

回憶當時情境,三個人異口同聲:「大家都說,紡織業十幾年都在谷底,誰要創業?但冷門的生意,就是可以把別人的小單做成我們的大單!」

496的創業故事,要從江契吾說起。投身紡織產業超過四十年的他,曾派駐中國多年,從無到有打造出麗達紡織,○九年方退休回台灣。

此時,專做布料開發的向邦集團主動上門,邀請他到台南一間剛剛購併、全台規模最大的提花廠擔任董事長,「我去看時嚇一跳,兩百多台大提花機,開機率居然不到三成!」原來,這間工廠同時面臨設備老舊、訂單減少與人事紛爭等多項問題。長達三年,江契吾以工廠為家,天天睡在警衛室樓上,但隨著大環境走下坡,營運依舊不見起色。

創業契機,來自一塊實驗失敗的布

二○一一年的某天,他翻著織布公會會刊,突然注意到一條產業訊息:全球所有紡織品銷量都下滑,唯有牛仔布微幅成長二.五%。正在煩惱的江契吾眼睛一亮:「素面牛仔到處都是,為什麼沒有人做牛仔布的提花?」

他找來蘇偉昭著手開發,花費一年時間才做出樣布,卻沒料到隔行如隔山,原本六十吋的布,經過牛仔布必經的水洗程序,瞬間縮小了一半。「大家嚇壞了,就決定當作沒這回事,」蘇偉昭笑道,隨著實驗宣告結束,樣布也被揉成一團,棄置在工廠角落,以為從此再無下文。

直到江立偉的出現。

擁有義大利馬蘭戈尼服裝學院(Istituto Marangoni)品牌管理碩士的江立偉,曾在北京嘉裕西服擔任Armani採購,熟悉歐洲精品趨勢。

「我那天去工廠找我爸,發現地上有塊揉皺的碎布,撿起來一看,才發現這東西很有趣,連歐美的showroom都沒看過!」一問之下,得知這是工廠準備棄之不用的,「我直接告訴我爸:『可以贏過國外廠的產品你們不做,機台上那些是什麼阿撒不魯的東西?』」

江立偉信心滿滿,但江契吾坦言,自己當時的想法是:「這小子到底是真懂還假懂?」他抽空帶著兒子,從南到北拜訪了數十間同業,藉此觀察他對產品與市場的預測,是否與該廠老闆的經驗相符,意外發現每位老闆都頻頻點頭。

再加上向邦集團決定將不賺錢的提花廠關閉,董事長的擔子也卸下了,「考慮再三,我認為提花牛仔是有進入條件的,就咬牙跳下去試試看吧!」他回憶當初決心創立496的理由。

用提花機做單寧,被笑撐不過三年

他口中的「條件」是什麼?原來,提花牛仔最大的限制,在於提花原料以合成纖維為主,講求細而輕;而牛仔則是棉線,講求粗而重,還會產生肉眼看不見的棉絮,汙染提花機與後續織造的其他布料,一般提花同業根本不會想去做牛仔布生意,因為前者一碼報價約兩到三美元,提花一碼可達八到十美元。

然而,江契吾卻看到,台灣的提花產業正陷入一個半舊不新的產業處境,他若能善用這批老舊、即將淘汰的提花機,或許能在兩個原本不會交會的領域,走出一條新路。

「496剛成立的時候,老實說業界唱衰的人居多,因為他們只做單一產品,量又小,怎麼看都撐不過三年,」相識近三十年的政祥紡織協理林信義觀察,「但他們的策略,真的是把三個人的優點放到最大!」

不自視代工,老中青三代拚「創作」

496不自己生產,而是跟台灣一批提花廠合作,三人的分工精準,「把效率最大化」。

江立偉捨棄台廠亂槍打鳥式的研發習慣,每季看上百場的歐洲時裝週走秀,定義出新一季商品風格後,再與外部設計師溝通打版;江契吾有業界人脈,可協調能配合生產的提花廠,並時時留意各廠是否有更適合的紗線材料;製程端則由蘇偉昭全權負責。樣布出爐後,再由江立偉帶出國參展,直接與品牌溝通,也同步帶回最新流行趨勢。

「496最常強調一句話:你現在不是做代工,你和那些歐美品牌一樣,是鎖定流行趨勢在『創作』,」外部設計師、曾為上百間工廠設計提花花版的協和織紋負責人陳冠璋坦言,「做這行三十幾年,我第一次有遇到伯樂的感覺!」

赴倫敦提案,設計到打樣兩週搞定

二○一三年初,江立偉首次赴紐約參加Kingpins牛仔精華展。熟悉產業動態的他,一眼在展場中發現了倫敦時尚趨勢觀察書Stylesight的總編輯拉佛汀(Amy Leverton),立刻決定主動出擊。

他走到拉佛汀的同事們身邊,用大家都能聽見的音量開口:「能否邀請總編等一下來我的攤位看看?我應該有一些她從沒看過的丹寧布。」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我,」江立偉大笑,「我想說提花牛仔不多見,如果她覺得無趣,那就當我賭錯了。結果,她在攤位整整待了五十分鐘!」

原本只求增加公司能見度,江立偉沒料到的是,被喻為「龐克教母」的英國設計師Vivienne Westwood,竟透過拉佛汀的報導注意到496。兩年後,他突然收到一封來自其商品開發部門的信,裡頭只有一張A4大的形象照圖檔。所有人立刻卯起來趕工,從原料、繪圖、測試到打版,短短兩個星期,江立偉就帶著做出來的樣布直接飛到倫敦總部。

「對方嚇了一大跳,直說不可思議,只有一張圖,你們怎麼辦到的?我想一想,回答她:『這就是我們生存的方式!』」江立偉透露,這塊樣布幾乎未經任何修改,就獲得Vivienne Westwood指定採用,也讓496從此開啟歐洲精品客戶市場。最後變成一件定價新台幣一萬二千元的外套。

乍聽之下,這老中青三代另闢蹊徑的創業似乎一帆風順,但江契吾坦言,由於研發費用高、耗時長,做完也不保證有訂單,當初一千五百萬元資金尚未回本,不過在提花與牛仔市場雙雙衰退的情況下,近兩年營收都有三倍以上的成長,「真的是很辛苦,但心裡很踏實。」

他和蘇偉昭的最終目標,是藉由增加496的訂單,將更多相識多年、產線停擺的提花廠拉進來,共同轉型。

「我常常念老爸,研發升級是你們二十年前就該做的事,拖到現在才來補救!」採訪接近尾聲,江立偉不改大炮性格:「追逐easy money的人終究會被淘汰。我相信,我們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本篇文章摘自:《商業周刊》第1544期,作者:蔡茹涵

使用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