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創知能-趨勢力

新世代的新南向:引領臺灣走入亞洲社會的嶄新能量Oct 31 , 2017

撰文者:楊昊|政大東南亞研究中心執行長/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副主任
新世代的新南向:引領臺灣走入亞洲社會的嶄新能量

文:
楊昊(政大東南亞研究中心執行長/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副主任)
劉宣辰(政大東南亞研究中心輔佐研究員兼秘書)

全球矚目的新世代

什麼是「青年」?從年齡範疇來看,目前國際間的標準不一,譬如,世界衛生組織(WHO)設定年齡在10-29歲的人口是為青年,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則將青年的年齡層設定在15-24歲,世界銀行(World Bank)則是15-35歲。這些年輕的人口有的正在就學蓄積能量、有的則是已經投入職場發光散熱,他(她)們是領銜各國與社會發展的新世代,也是促進成長與進步的驅動者。

根據「2017 年全球青年調查」(Global Youth Survey 2017),目前全球的青年人口超過12億人,但這個世代卻面臨到超過12%的青年失業率。青年的挑戰與困境,就是全球發展的下一個挑戰。正因為青年的重要性不容忽視,他們是支持民選政府的新勢力,關注社會變遷,同時也是經濟生產的人力資源,全球有超過190個國家設有主管青年事務的官方機構。

亞太區域的主要大國更積極發展大型的跨國青年倡議,如美國的東南亞青年領袖倡議(Young Southeast Asian Leaders Initiative, YSEALI)、日本的東南亞青年船計畫(The Ship for Southeast Asian and Japanese Youth Program, SSEAYP)等,試圖建立本國青年與國際青年交流與共事的管道,進而促成共享認同與價值。

而各種國際與區域的青年領袖倡議、高峰會的舉辦,譬如聯合國青年倡議(Young Champion Initiatives)、太平洋論壇年輕領袖計畫(Pacific Forum Young Leaders Program)等,不僅關照青年在全球發展、政經轉型、外交安全、社區賦權與在地實踐等領域的理念與投入,更藉由跨國對話與能力建構來豐富青年的成長能量。

青年在東協共同體的重要性

在東南亞,根據東協秘書處的資料,現有10國共計6.3億的總人口中,在15 至29歲的青年人口就高達1.61億人,而東協商務諮詢委員會(ASEAN Business Advisory Council, ASEAN-BAC)進一步統計,發現東南亞各國在35歲以下的人口加總早已超過3.5億人,超越東協人口總數的一半。其中,印尼的青年人口高達6,400萬、菲律賓有2,800萬、越南有2,200萬、而緬甸也有超過1,400萬,這些享有人口紅利的國家,在經濟成長幅度方面都有4%至7%的表現(GDP growth rate)。青年發展也旋即成為東協共同體(ASEAN Community)建構與運作的重要議題。

2017年5月10日至12日於柬埔寨金邊所舉辦的「東協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on ASEAN),便是以「青年、科技與成長」(Youth, Technology and Growth: Securing ASEAN’s Demographic and Digital Dividends)為主題,邀集超過700 位各界領袖探討下一個世代的東南亞整合趨勢,以及新生代力量的領銜角色。其中有一個場次特別分享了東協青年調查的最新結果,有高達76%的受訪者認為所屬國家加入東協後的經濟表現會更好(認為不會改變者另佔20%,認為會變得更差者佔4%),同時有64%的受訪者認為自己的生涯發展與工作機會也會因為所屬國家加入東協後而變好(認為不會改變者另佔31%,認為會變得更差者佔5%)。當大多數東協青年對於東協組織與區域共同體有更殷切的期待,青年發展的需求將備受重視。

不可否認地,青年將是治理下一個世代的關鍵行為者,他們對於當前世界發展的認知與理念、對於全球公平正義的理解、對於在地需求與社會創新的價值觀與實踐作為,必然成為日後決策的經驗參照。對於正在面臨大規模世代交替的東南亞而言,青年的角色不容忽視;對於正在落實新南向政策的臺灣而言,青年的力量更不容輕忽。

東協青年事務合作的新趨勢

東協在2015年正式建成東協共同體,這是一個以政治安全體(ASC)、經濟體(AEC)、社會文化體(ASCC)為三個支柱,佐以東協整體連結計畫(MPAC)作為橫向串接架構的大型區域整合工程。這使得它從過去的菁英組織與論壇,轉型成具有行動力與未來藍圖的新機制。

東協對於青年事務的重視, 從 東協青年組織( ASEAN Youth Organization)、各種東協青年會議(ASEAN Youth Conferences)、東協青年倡議(ASEAN Youth Initiatives)、以及各國的東協青年發展中心(ASEAN Youth Development Center)的推動成果可見一斑。2017 年,東協商務諮詢委員會特別呼籲東協應積極成立「東協青年委員會」(ASEAN Youth Council),藉以充分反應東南亞區域的發展新動力與新生代的聲音。長久以來,在東南亞各國的決策過程裡,青年的多元意見能轉換成實際政策者仍不成比例。直到近年來,東協高峰會才設計新的對話介面(interface),邀請每個成員國2位青年代表,與各國領袖進行意見交換。

在《東協憲章》(the ASEAN Charter)被列為東協相關組織(entities associated with ASEAN)的東協商務諮詢委員會,長期以來致力於培育青年領袖,過去不僅提供「東協青年東協心」(ASEAN Youths with ASEAN Hearts)的獎學金計畫(ASEAN-BAC Scholarship Program),更在制度與組織層面促成東協青年創業委員會(ASEAN Young Entrepreneurs Council, AYEC ),隨後發展成東協青年創業協會(ASEAN Young Entrepreneurs Association)與各國的相關合作網絡。在2016至2020的願景規劃裡,相關組織的發展與關注議題儘管以商業領域為主,但亦擴及到社會創新、知識共享、與人才培育等面向。

這些新的跨領域發展與趨勢,亦可從近幾年東協高峰會對於青年事務的聲明內容與工作方向找到參照。2015 年,在馬來西亞舉辦的第27屆東協高峰會期間,東協首度舉辦東協青年高峰會(ASEAN Young Leaders Summit),此一高峰會作為新的對話平臺,促進成員國與東協對話夥伴國的青年代表進行交流。在2016年於寮國所召開的東協高峰會,則是揭示了各國青年投入東協減災計畫的努力與貢獻,而會議期間亦商討「東協青年發展指數」(ASEAN Youth Development Index, YDI)。隨後,在2017年於馬尼拉召開的第30屆東協高峰會,各國領袖與青年代表的對話聚焦於如何落實「東協青年工作計畫(2016-2020)」(ASEAN Work Plan on Youth 2016-2020),並且將鼓勵青創、青年就業、青年意識、青年志工、以及青年韌性等五大優先領域。

而東協近年來的兩份針對青年發展的宣言,更清楚揭示區域共同體如何促進青年創業以及如何厚實教育的方向。首先,在2013年於汶萊召開的第23 屆東協高峰會中所通過的「斯里巴加灣青年創業與就業宣言」(Bandar Seri Begawan Declaration on Youth Entrepreneurship and Employment),強調東協青年事務部長會議(ASEAN Ministerial Meeting on Youth)應該在東協經濟體與東協商務諮詢委員會架構中發展東協青年創業家網絡(ASEAN Young Entrepreneurs Network, AYEN)。此外,汶萊也鼓勵建構東協青年專業人士志工團(ASEAN Young Professionals Volunteer Corps),進一步與其他同性質團體合作,在柬埔寨、印尼、菲律賓等國家推動先導型計畫。值得一提的是,東協的青年事務發展計畫不僅限於經濟體領域,包括農村發展與根除貧窮、災難救援、公共衛生教育、 以及環境等社會文化等領域也相同重要。

另外,在2016年於寮國舉辦的第28屆東協高峰會中,各國通過的「東協加強失學孩童與青年教育宣言」(ASEAN Declaration on Strengthening Education for out-of-school Children and Youth),意在強調每個人都有接受教育的權利,並且凸顯各級教育的重要性與意義。在這份宣言的架構下,東協將更加關切孩童與青年教育的普及性、公平性、就學管道、延續發展、內容品質、終身學習的彈性、以及教育的永續意義。同時,這份宣言也呼籲各國政府應該增加教育的國家預算,促進公部門與私部門的合作與資源共享,共同挹注國家與區域的新世代。

整體而言,儘管青年事務不若經貿整合或領海爭端對於東協與各國政府形成迫切的壓力,但隨著新世代的崛起,各國政治菁英無不希望能將青年的角色與聲音,融入利害關係網絡與共同體議程。藉由東協組織、政府部門、私部門的資源,進一步強化青創能量與志工投入,促成人際交流的區域網絡。共同體架構下的東協青年,能透過合作網絡彼此學習,藉由協力計畫彼此瞭解,進而醞釀共同體中的新區域認同,這是五十年前東協創建之初想像未及之處。

臺灣新南向的政策圖象

2015年,在臺灣總統大選競選期間,當時還是在野黨的民進黨主動提出「新南向政策」(New Southbound Policy),作為重新檢視、定位臺灣在亞洲的角色與能量,並且積極建構新型態夥伴關係的戰略目標。蔡英文總統執政後,重新勾勒了新南向政策的戰略目標、綱領、推行計畫與工作計畫,以不排斥與任何一個亞太大國或區域夥伴共同發展與落實新南向政策理念為前題,深耕18個新南向國家的合作關係。臺灣的新南向政策除了關注「硬體基礎建設」(hardware infrastructure)與實體連結,更著眼於深化「軟體基礎建設」(software infrastructure)與社會網絡,透過強化經貿合作、人才交流、資源共享與區域鏈結的多種夥伴關係來回應並凸顯「以人為本」(people-centered)的共享價值。

在2017年4月,蔡英文總統在第三次「對外經貿戰略會議」中,宣示將推動五大旗艦計畫,含納「產業人才發展」、「醫衛合作與產業鏈發展」、「創新產業合作」、「區域農業發展」、以及「新南向論壇與青年交流平臺」等主軸。隨後在8月,行政院進一步公告五大旗艦計畫與三大潛力領域(公共工程、觀光與跨境電商)的施政方向與政策規劃,希望能藉由聚焦資源來強化南向前行的能量。在最新的五大旗艦計畫中,青年的角色被大幅強調,它不僅成為第五項旗艦計畫「新南向論壇與青年交流平臺」的主體;在其他四項旗艦計畫中,各有相對應的措施與辦法來建立臺灣與東南亞、南亞與紐澳新世代的相互理解,進而形構長遠的夥伴關係。相關計畫成為臺灣與鄰國共同培育人才、促進產業鏈結、因應發展挑戰的靈活作法。

舉例來說,在「產業人才發展旗艦計畫」方面,政府對於青年人才培育的構想,採取的是雙向、長程、共同發展人力資源的理念,對應臺灣與新南向國家及社會的發展需求。對於來自於新南向國家的青年學子,由教育部、經濟部與僑委會結合大專院校所啟動的各項培訓課程、實習安排與就業媒合計畫,轉換成培育產業人才的能量。而臺灣的大專院校陸續舉辦的夏日學校,透過短期交流與主題課程的體驗,目的更在於吸引來自於東南亞與南亞的學生來源。除了青年學子,臺灣對於青年學者與高階人才培育亦不遺餘力,包括增設新南向國家大學校院講師來臺留學獎學金的「培英專案」,以及採取跨領域與專題研習方式推動的短期高階專班,都是為亞洲培育新世代專業人才的重要倡議。

除了爭取區域青年學子來臺就讀或培訓,政府亦鼓勵國內大專院校學生前往新南向國家進行田野訪問、企業實習或社會交流,一方面針對商管及社會科學、工程、醫藥、農業、教育及人文等學術領域籌設「學術型領域聯盟」,促進同領域大專院校的跨國交流與合作,共同培育新世代專業知能。另外,透過在東南亞與南亞國家設置區域經貿文化及產學資源中心, 也被視為是試圖為各國政府、在地社會與臺商孕育所需產業人才的新作法。

臺灣新世代的南向新行動

從既有的雙向交流、區域鏈結的架構來看,如何強化新世代人才的培育,必然是臺灣與新南向國家與社會的共同關注,也是雙方的共同利益。誠如前文所示,東南亞的青年社群正逢世代交替的轉折點,他們對於國家發展與社會轉型不再噤聲,對於經濟榮景的落實更充滿動力。在此同時,以東協為核心的共同體實踐計畫與據之擴散的開放型大國合作網絡,更促成了具開放性、富包容力且帶有充沛資源的「大東南亞」青年發展環境。在此同時,臺灣的新世代被視為是帶著具理想、富創意的行動力,引導臺灣超越「亞洲離島」地理限制的領航者,更是帶著臺灣走入「亞洲社會」的新能量。若能有效聚焦公部門與私部門的資源,並且妥適地用以支持新世代的區域深耕與國際發展戰略,將能有效連動臺灣與東南亞新世代就青年創業、青年韌性、經濟賦權、區域認同、在地文化與社會實踐等議題深度交往,透過腦力激盪的協力合作與相互學習來深化紮實的雙向夥伴關係。

展望未來,新南向政策的實踐不應停留在政府單方面的倡議,臺灣新世代與公民社會自發性參與力道的再強化,必然能逆轉長期以來臺灣與周邊國家過度重視「交易」而忽略「交心」的窘境,更能改寫「南向新政」的發展議程。當然,新世代必須以國際格局來思索臺灣未來,從認識周邊到理解亞洲,逐步醞釀臺灣與東南亞、南亞與紐澳共同體網絡的意識與認同。這些共同體意識與認同的建構,並不侷限於政經發展與外交安全的硬議題,同時也含納在藝術文化與風格生活等軟領域中。這也說明了亞洲青年對於未來亞洲的共同想像,源自於對未來生活的共同期許,也啟蒙於對音樂、繪畫、戲劇、社區營造、文化與文明資產的共享關懷。

唯有走進田野,才能接近真實世界。隨著臺灣在區域與國際空間面臨到更為艱鉅的挑戰與限制,新世代的南向前行更應具備超越紙上談兵的氣度,將青年行動力的無限能量,轉換成對在地與周邊社會的正面實踐,才能如實凸顯臺灣對於亞洲社會與共同體發展的價值與貢獻。

使用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最新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