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創世界

創創圈觀察VOL.62|微軟首席經濟學家專訪:台灣有三大競爭力,絕非處於劣勢Nov 30 , 2017

撰文者:湖水綠小編
創創圈觀察VOL.62|微軟首席經濟學家專訪:台灣有三大競爭力,絕非處於劣勢

從微軟(Microsoft)、亞馬遜(Amazon)、Google到全球最大叫車平台Uber,這些數位霸主背後,都有一個共通點:它們正熱中邀請經濟學家加入陣營,單在亞馬遜就有超過一百五十名的經濟博士。

這群最聰明的腦袋所改變的事,早已經影響我們的生活,但你可能未察覺。

最常見的例子是,你用Uber叫車所付出的價錢。過去,我們早已習慣計程車的固定報價邏輯:依照里程數計費,頂多加上夜間加成。但是,Uber所採用的動態定價策略模型,卻是依照供需去決定你叫車的價格,這讓你我叫車的行情可能一日數十變,尖峰與離峰價格可相差一、兩倍,但這正符合經濟學精神:讓市場價格,完全由供需雙方所決定。

這些科技巨頭有龐大數據,這群經濟學家懂經濟邏輯,可修訂定價模型,並透過數據協助預測。事實上,從訂房、機票甚至是亞馬遜上的商品報價,現在也多採用動態定價。

微軟首席經濟學家麥卡菲(Preston McAfee)在接受本刊專訪時表示:未來電力價格也可以此邏輯定價,或許,這是解決台灣缺電問題的路徑之一。

麥卡菲早在二○○七年獲雅虎(Yahoo)延攬為首席經濟學家,一二年加入Google擔任研究總監,接著被微軟挖角,堪稱是科技巨頭們最愛的經濟學家,也是經濟學界知名的定價策略大師。

他早年仍在大學任教時,以賽局理論協助美國政府開發出電信頻譜拍賣方式,在兼顧公平性下,盡可能將執照賣出好價錢。這個設計,不但讓美國在一九九四年第一次以拍賣方式發出電信執照,也被許多國家包括台灣沿用於拍賣3G、4G頻譜。

麥卡菲在專訪內容中,除談到定價策略的思考外,也看到「新石油」將如何決定你我的工作。以下,是專訪內容摘要:

預言1》價格一日數變,將成新常態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數據可讓企業在定價時,變得更為動態。你甚至曾提過,可以把定價策略結合物聯網,用來解決能源問題,能否分享看法?

麥卡菲答(以下簡稱答): 目前,我們只藉由調整供給面來解決供需問題(編按:如限電或增加發電),但在需求面,對使用者而言,不論在哪個時間點用電都沒差別。我大可在用電尖峰,為了不那麼急的事情大量用電,因為,我缺乏延後用電的誘因。

尤其是現在,我們使用更高比例的清潔能源,這類能源與燃油、燃氣發電廠最大的差異,就是很難依照需求即時增加或減少發電量。

如果太陽很大,那太陽能發電量就非常充足,如果是陰天,想增加發電量也做不到。所以除了從供給端來調整,需求面以定價提供誘因變得更重要。

但怎麼做最適當?目前商業模式還不明朗。也許搭配價格誘因,當冰箱連上物聯網,電力公司可以送個訊號告訴冰箱,請在中午到下午四點間減少用電,這時,冰箱可以在上午自動把溫度降得比平常更低一點,如此一來,下午只須用較低的電力就能保持低溫,下午尖峰時間用電量就不會那麼高。

另一個可能的方案,是把電動車當作電池來使用。電廠可以提供誘因,讓車主在離峰時間灌飽電,尖峰時間把儲電售出。如果價格很不錯,我會願意這麼做。

隨著物聯網發展,讓我們對電力應用能做到更細緻的掌控。未來,定價策略將成為能源解決方案的一部分。

預言2》教育、就業人力將全新改變

問:除了價格外,大家也正談論「以租代買」,如用Uber而不買車,數位經濟將讓人類開始習慣「使用權大於所有權」的未來嗎?

答:人們不會想要擁有房子或車子的說法,是誇大了。在擁擠的市中心停車很貴,人們才會想方設法找到有車用又不用花錢停車、養車的方式。

值得留意的是,數位科技帶來新機會,這是全新的改變,能創造出全新的市場。例如在Uber、滴滴出行、Airbnb的商業模式中,創造出過去不可能存在的市場,(也)產生新形態的創業家——包括駕駛、房東,讓他們得以致富。

我認為,未來將冒出數十個新市場,尤其在教育與就業領域影響最大。

在教育上,科技飛速演進,代表人人都需要終身學習,將出現了一個或數個新的技能學習市場,例如LinkedIn上有數萬個這樣的迷你課程。

在人力市場上,我們有科技可以做更好、更精確的媒合,也將帶動對人力更專精的需求出現。

問:為什麼資料運用對人力市場上影響很大?

答:一九八○年代,大多數企業都實施所謂的企業資源規畫(ERP),也就是對公司的資產有更全面的了解,這讓企業得以管理更複雜的供應鏈。

現在,我們得以把先前用於實體產品供應鏈的管理技巧,應用在人力上。我把這稱為:拉長人力資本供應鏈。

過去企業能有效率的管理供應鏈,但卻無法高效率管理人力,為什麼?因為還沒有適當工具,現在有了。

一個我很喜歡舉的例子是,你可以在公司內,(短時間)找出會寫Java程式又會講葡萄牙語的人嗎?過去很困難,但現在工具早已存在。

你有郵件伺服器,搜尋看看哪位員工的郵件同時出現Java專有名詞與葡萄牙語字彙,你就知道該找誰了。所以重點是,我們有了資料、有了技術,可以對員工的技能有更全面的了解。

當你把一家公司資產拆開來看,可能四分之一是有形資產、四分之一是無形資產,卻有高達二分之一是人力資產。現在我們能用科技提高人力資產的運用效率,改變或可被稱為「第四次工業革命」,影響規模將可以是電腦帶來的第三次工業革命的兩倍大!

未來二十年,各企業在人力資源上的分工會越來越專精,這並不代表現行的全職雇用制度將瓦解,而是,例如現在被微軟聘用的Java工程師,未來可能改由某個非常專精的Java程式設計公司聘雇,為包括微軟以及其他公司寫程式,薪水不會因此打折。

問:這些新科技如人工智慧等,會不會減少人們的工作機會?

答:讓我從經濟學理論開始談。

預言3》AI是替代品,也是輔助品

當替代品(substitute)出現,將降低該物品的價值。例如,餐廳裡炒飯是水餃的替代品,當我吃了炒飯,我就只能吃比較少顆的水餃。相對的概念是輔助品(complement),輔助品可增加物品的價值。例如硬碟是電腦處理器的輔助品。

理論上,絕大多數科技都是用於讓人們失業的,這是科技創新的天性。它讓我們可以用更少的投入,得到更大的產出。

雖然,這對「被失業」的個人很殘酷,但殘酷是暫時的,最重要的問題是,人們是得到了一個比以前更好、還是更糟的工作?新科技所帶來的好處,到底是大多數人皆能獲利、還是只有少數人能獲利?

答案在於,使用科技是導致企業需要更高技能的人力,還是更低技能的人工?也就是說,要問科技是人力的輔助品,還是替代品?

例如,解讀醫學X光片是個高薪工作,需要受多年高等教育才能勝任,但這方面很快將由機器來代勞,機器就成了高薪人力的替代品。另一方面,沒有人聘請AI(人工智慧)來替代經濟學家,但使用AI卻能讓經濟學家變得更有價值,這時,AI就是輔助品。

當科技是技能的輔助品,將誘導員工學習更多技能,獲得更好的薪資;當科技是替代品,就會導致勞動技能水準下降、中產階級薪資停滯。

現階段我們還不知道,AI到底是比較常變成工作替代品還是輔助品。(但)總體來說,我對此是個樂觀主義者,但這比較是我個人性格的傾向,並非深入研究過後的結論。

預言4》沒大市場,台灣仍有優勢

問:有人擔心,台灣沒有大市場,不易產生龐大資料量,也不易形成大連結網絡,這在數位時代是很大劣勢。

答:全球的關稅障礙漸漸消除,從前那種擁有龐大國內市場,就擁有極大價值的優勢,已經過去了。相對的,全球競爭力的關鍵,已轉變成三大類:

是否擁有獲得良好訓練、能運用下一代科技的人力,十年前還沒有什麼人在談資料科學家,現在到處都缺資料科學家。第二,有實體基礎建設與法規基礎,能降低企業的營運與創新成本。第三,具備創業精神與領導能力。台灣三者都有,台灣大多數人受過良好的教育,人才素質很高,也有很積極的創業精神。

台灣,絕對不是處於劣勢!

小檔案_麥卡菲
出生:1956年
學歷:美國普渡大學經濟學博士、經濟與數學雙碩士
經歷:Google研究總監、雅虎首席經濟學家、加州理工學院教授
現職:微軟首席經濟學家

本篇文章摘自:《商業周刊》第1563期,整理者:蔡靚萱

使用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

最新資訊